第十八章 雨林白狼(精,一更)

言轻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言情中文网 www.17zw.org,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闲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周恒砍了足够的柴,又发现不少自己熟悉的草药,便加劲儿摘了起来,想着回去可能会让娘子高兴,渐渐地便往山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天堪堪暗下来的时候周恒便停了手中的动作,加快了步子往山下赶。奈何他今日走了条新路不太熟悉,且他在的位置太远,还没走几步雨就泼了下来。

    山林本就幽暗,天一阴更显恐怖,风声雨水声树叶晃动声夹杂在一起,飒飒阴冷。道难行,下山不成,只能等雨停了再说。周恒在山间跌跌撞撞地寻找可避雨的地方。

    闪电寂静无声,雪亮划过,借了这亮光周恒眼尖的看到前方有一处山洞,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喀”地雷响,震人耳膜,远远地又听到有树被劈中,轰隆倒地。

    山洞狭小,风大仍有雨水扑进来,但已比站在林中好很多了。周恒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皱眉看着密林大雨。

    这般雷雨毫无征兆,该是一会儿就停了的,不知娘子和弟妹们在家中是否害怕。

    方才他砍的柴放在一丛灌木中,该是淋湿没法用了,采的药草也都是湿的,不好晒。今天的活儿算是白干了。

    雨森森,幽林笼着阴云,密树罩了湿雾,若有若无的野物啼嚎音波似的圈圈荡漾开,似近似远,引人寒栗!

    周恒抻展着湿了的衣袖,晃着胳膊想阴干衣服。

    他突然抬头看外面,须臾又摇头,方才好像感到有个白影闪过……

    这大雨天,哪还有兔子出来,早就钻到窝里歇息了。

    可惜我还不能走啊,娘子会担心的吧?若是雨一直不停,她再找来怎么办?家里蓑衣破旧会漏水的,她若是迷路了可怎么是好……

    嗨,越想越离谱,娘子那般聪明才不会迷路!

    周恒心中乱糟糟的想着,忽的眼前又有白影闪过,他瞬时绷紧了神经。

    一次可能是自己眼花,第二次可不能当成眼花!山深林密,野物众多,不知今天他会遇上哪只!

    摸出腰间的斧头,他缓步走进雨幕。

    躲在山洞中只能坐以待毙,出来才有躲避和反击的余地!

    片刻,前方两点绿光幽幽亮起,在一片暗黑朦胧中萤转,冷谧。

    一匹浑身湿透毛发成绺的白狼缓缓从对面露出,一双狼眼透着高贵傲慢的光,虽被雨水淋湿,却霸气不减,脖颈高昂,从容站在周恒这个男人对面。

    周恒盯着白狼,目光如隼,单手握斧,力道渐渐加大。

    一人一狼在雨中对峙,珠帘暗幕,雨水落地激起破碎泡沫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不见减势。天色很暗,不知周恒在山上怎么样。他一个弱书生,淋了秋雨不得几日生病!万一遇上什么野兽就更不好了……

    秦玥在屋里踱着步子,周雨周勤周正也是担心哥哥,雨太大,下得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找他去!”秦玥越想越心惊,周恒再怎么说也是她男人,她可不想守寡啊,“小雨,勤哥儿你们在家好好照看阿正。我没回来之前不要乱跑!我去找你们大哥!”

    找了家里的蓑衣裹上,秦玥低头钻进雨幕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暴雨,狂风。周恒嘴唇渐渐青白,秋凉水寒,他难再坚持,指甲青紫,指节亦泛了白。

    白狼忽地身动,白练般射向周恒面门,绿眸微眯透了厌恶,利齿雪亮寒意逼人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周恒恣裂了眸,耸背如宏,厉斧挥出,劈雨夺气。他没有把握击中白狼,即使击中也未必能逃脱狼口。

    但家有妻弟,他不得不搏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下一瞬,白狼飞起的长身却在空中一颤,抽搐着摔下,周恒挥出的斧头卷了风斜拍到狼头。

    白狼破布样摔到一边,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周恒方才绷了精神使了全力,此刻有些心慌脱力,嘴唇在冷雨中微颤。

    那白狼却低低地哀嚎,仿佛除了刚才的一击它现下仍受着酷刑折磨一样。

    周恒轻轻呼着气暗自平缓紧张的心跳。白狼身下还流着血,但不是头上的伤口所致。周恒离它有三米远,看它颤着身子哀嚎,身下的血水越来越多,参杂了雨水染红了泥地。

    这是一匹母狼!

    周恒方才就发现它有些肥胖,以为山中野鸡野兔多它的生活滋润而已,现在它突然躺倒出血,莫不是有孕要生产了?!

    白狼似是难产,伏在地上艰难地蹬着腿,狼嘴里呼呼地喘着气,绿眸还一直不放心地半眯着恐吓周恒。

    雨幕未破,浇在身上冰凉入骨。

    白狼这样虚弱模样,眼见着眸子已没有气力再睁了,却硬挺着要逼退敌人。

    周恒忽然想起了娘亲。他的娘亲良善温婉,脸上总带着笑,阿恒阿恒地喊着,帮他洗发,给他新衣。

    那时生产阿正,她是否也是如此艰难,如此地,苍白疼痛,如此地破釜沉舟!

    白狼本在山中待产,奈何周恒突然闯进它的地盘,它已将临盆,担心人类杀它夺子,不得不在雨中出来,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身下的疼痛撕裂骨缝一样,它已是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了。这是它第六个孩子,竟在这种状况遇到难产,难道这雨天竟是它一尸两命的末日?!

    恍惚间,那人类动了脚步。它硬抬起眼皮,见那人朝它走来。狼唇剥起,狼牙立显,可它已没有力气站起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我带你到山洞里生产,再在外面待下去你会没命的。”周恒低下身子,声音缥缈的如同山间的雾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面白唇青,发间雨水顺着额头脸颊滴落……

    片刻,白狼伏了脑袋,信了。

    周恒本想抱着它,奈何白狼太大,只能半抱半拖将它弄进了山洞。

    白狼羊水已破,鲜血不住地往外淌,却不见狼崽露头。

    “要是娘子在就好了!”周恒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帮白狼生产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山路泥泞不堪,雨遮着视线,看不清前方何物。

    “周恒——周恒——”秦玥边走边喊,“听到答应一声啊!”

    哦擦,这破蓑衣,才走多长路就漏水了!

    卧槽!这万恶的古代!万恶的雨天!

    穿着蓑衣衣裳也湿了,秦玥气恼地在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“周恒——他娘的,你再不出来老娘不要你了!”秦玥渐渐深入山林,合了手掌朝四周又是喊又是骂。

    “娘子?”抱着白狼帮它保持体温的周恒突然抬头。

    他刚才好像听见娘子的声音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点击量超一万,言轻答应了要加更的。

    晚上还有二更哦~

    欢迎各位妹纸们来评论区玩儿哦~

    昨晚严重失眠,今早黑眼圈都掉到下巴了……

    话说睡觉对女人的重要性啊~/(ㄒoㄒ)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