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5章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?

庞飞烟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言情中文网 www.17zw.org,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哟,真要一起上了?”

    原本脸带讥讽看着诸多人类修者的元冥,此刻看到那一男一女的动作,不由眼前一亮,对于那两位,他可早就打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烈阳殿的李墓龄,还有月神宫的韩洛缨,在整个人类疆域,都是大名鼎鼎的天才人物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身份地位,和刚才败在他元冥手中的银瓶,并不会弱上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元冥知道,那二位早在十方城的时候就受过一些内伤,后来又因为救星辰差点直接身死道消,如今伤势最多只恢复了一半。

    因此元冥并没有丝毫的顾忌,更何况以他的实力,以一敌二也不是没有可能,他最大的底牌,还是那隐藏在纳腰之中的特殊力量。

    有着这种力量,元冥相信只要不是真正突破到一品神皇的强者,否则没有人能打败自己,出其不意之下,哪怕是蒋瑜,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在半神之境这个阶别,元冥可以说是无敌的,他也能理解对方李韩二人的心情,那是不得己而为之,甚至可以说是主动出来送死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类修者,元冥可没有半点怜悯之情,先前的银瓶如果不是自身实力强横,恐怕此刻早已经变成一具冰冷尸身了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元冥白衣飘飘,真比一些人类强者还要潇洒几分,就算是平视那对人类男女,也有着一丝俯视的意味。

    任谁都能感应到李韩二人身上虚弱的气息,可没有人能多说什么,这或许已经是属于人类一方最后的尊严了吧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要上吗?”

    元冥将目光从那对男女之上移开,然后扫视了一圈人类修者,只要他目光扫过,诸如成不染洪让等高品仙尊的修者,尽都下意识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类修者的目光之中有悲凉,也有愤怒,更多的还是无奈和绝望,尤其是当这一个机会,还是由那可恶的异灵施舍而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开始吧!”

    李墓龄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润,而其眼眸之中,却是有着一抹阴寒之气,听得他话音落下,朝着身旁的韩洛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星辰能做到的,咱们未必就不能做到!”

    韩洛缨身为女流,却是有着一种强烈的好胜之心,此刻当她口中这句话说出口之后,李墓龄只觉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身为烈阳殿天才,除了南宫道之外,李墓龄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,哪怕是来了这战灵原也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那个叫星辰的家伙到来之后,便是抢了他们两大天才的风头,甚至无论他们怎么追赶,也是追之不上。

    以星辰这段时间做出的那些事,李墓龄自问无法办到,但是今日此时,他却是要努力办到一件事,那就是拼尽全力,将不可一世的元冥击败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希望极其渺茫,可是从烈阳殿和月神宫出来的这对天才男女,也有属于自己的绝招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自问拼命之下的那一招,绝对不会比银瓶的绝技差多少。

    “便让这元冥看看,到底是他的冰寒之力强横,还是我们的冷月无双更加厉害?”

    李墓龄轻声出口,然后身上的阴寒气息瞬间爆发而出,其身旁的韩洛缨也没有怠慢,一轮皎白的弯月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高挂在她头顶的天空之上。

    “冷月,无双!”

    韩洛缨仿佛谶言一般的声音传将出来,然后李墓龄身上的阴寒之气,仿佛瞬间被抽干了似的,脸色变得愈发苍白,如同死人。

    可是众人感应着那灌注了阴寒之气,名为冷月无双的那轮弯月,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因为那和之前银瓶雷霆融合精血的力量,已经相差无几了。

    非要给这门手段评一个品阶的话,恐怕已经算是神级脉技的范畴,哪怕是那边的墨疆和奢归,脸色都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不能小觑了这些人类顶尖宗门的天才啊!”

    墨疆口中感慨了一句,一旁的墨脱却是一言不发,他忽然发现,单打独斗之下,自己未必就真是那全盛时期李韩二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两个半死之人,怎么会爆发出如此之强的威力?”

    原本志得意满盯着那两大天才的元冥,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因为他忽然发现,凭着自己半神之境的修为,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挡住那枚弯月。

    先前以为这人类两大天才只是强弩之末,没想到这拼命之下,竟然能达到这样的程度,那两个家伙,是连自己的修炼根基都不要了吗?

    此刻无论是元冥还是其他的旁观修者们,都能感应到李墓龄和韩洛缨那虚弱到极点的状态,他们的全身力量,似乎都抽取到了那枚冷月之中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想到,出自烈阳殿的李墓龄和出自月神宫的韩洛缨,配合起来竟然这般默契,那已经不算是一加一等于二这般简单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李韩二人的关系,而他们暗中一起研究脉技,终于研究出了这一门融合脉技,也算是他们的杀手锏吧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样的绝技,哪怕是在二人的全盛时期,也只能施展一次,一旦施展过后不能克敌制胜,那他们就会陷入一种极度的虚弱期。

    因为那不仅是抽空了他们的全身脉气,甚至连灵魂之力也被一抽而空,包括他们的祖脉之力,也是一种过度的消耗。

    消耗如此之大的绝技,威力自然也远非仙阶高级脉技可比,堪比一品神皇强者一击的冷月无双,此刻已经死死锁定了那脸色极为难看的万魔林强者元冥。

    “想伤我,做梦!”

    元冥口中发出一道咆哮之声,紧接着一抹白色晶莹之光,便是从他纳腰之中一掠而出,让得远处的蒋瑜不由脸现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仿佛一道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,那白色冰晶再次袭出,结果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那看似威力无铸的冷月无双,连一个呼吸都没有坚持过去,便是土崩瓦解了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白色冷月破碎的声音,仿佛将李墓龄和韩洛缨最后一丝心气都给生生轰灭,他们脸现无奈地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算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,但这两大天才还是有些不甘心,他们先前所想的是,那样的强横手段,万一元冥只能施展一次呢?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白色冰晶之中的力量,不知道要施展几次才能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有着这差不多二三品仙尊一击的强力底牌,元冥几乎已经是立于了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除非是一些达到真正的一品神皇强者,才能用那强悍的脉气碾压,否则只要元冥祭出那道力量,神皇阶别以下的修者,都不要想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好在元冥似乎也有些心痛再次损耗白色冰晶力量,在轰爆冷月之后,他便是将冰晶倏然收回,然后冷冷地看着那边勉强悬浮在空中的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“你们,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元冥半点也没有借助外力的羞耻之感,反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那边的两大天才,感应着对方虚弱到极致的气息,他心头忽然生出一丝杀心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依靠他人力量的草包而已,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

    韩洛缨体内虚弱已极,但口上却是不服软,听得她冷笑一声,让得旁边的李墓龄不由微几天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去激怒元冥,不是自寻死路吗?虽然李墓龄心头也是愤怒之极,但他更加看重的,还是爱侣的这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“将死之人,说点痛快话也没什么!”

    元冥眼神微眯,身上的杀意再也没有丝毫掩饰,瞬间爆发而出,让得那边不仅是李韩二人脸色大变,蒋瑜更是直接出声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我们认输了!”

    蒋瑜可是知道那两位的身份,如果今日真的死在了这里,哪怕这是在战灵原之中,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,因此不得不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认输?我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哪知道蒋瑜话音刚刚落下,已经被怒火攻心的元冥,再也不想做那些无谓的姿态,其口中冷笑声发出,一众人类修者都是心头一沉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这也算是战擂赛的第二场,而蒋瑜虽然是人类一方的领导者,却也无权干预正在进行的这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战擂赛是不忌生死的,哪怕是一方认输,只要没有逃出战擂赛的范围,对方就有理由追杀,就像是此刻的元冥一般。

    看那李韩二人的状态,哪里还有力气逃过元冥的毒手?

    一众人类修者都是极为焦急,强弩之末的两大天才,估计是要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“也罢,能死在一起,也不算是一件坏事!”

    李墓龄侧过头来,似乎是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结局,他有些爱怜地抚了抚韩洛缨的头发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后者心中的惧怕,似乎都消减了几分。

    没有人是不怕死的,别看韩洛缨刚才说得愤怒,但事到临头,她终究也是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不过在听了李墓龄的言语之后,她忽然发现,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了。

    致命攻击,转瞬即至!